集团新闻 集团新闻
集团新闻

观点丨聂震宁:阅读,让人的精神之花 永不凋谢

  • 分类:行业新闻
  • 作者:
  • 来源:书香中国
  • 发布时间:2021-01-20 14:40
  • 访问量:

【概要描述】2020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令所有人始料未及,对全球经济产生巨大冲击。目前,我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但全球疫情仍在蔓延,随着后疫情时代到来,各行各业都应及时开展前瞻性预测,以作出应对,出版业概莫能外。出版业除受到经济社会总购买力和消费结构的影响外,还会受制于社会阅读状况的变化。疫情暴发后,许多一直有着阅读需求而苦于缺少阅读时间的人,很是为忽然拥有大量阅读时间而乐在其中。

观点丨聂震宁:阅读,让人的精神之花 永不凋谢

【概要描述】2020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令所有人始料未及,对全球经济产生巨大冲击。目前,我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但全球疫情仍在蔓延,随着后疫情时代到来,各行各业都应及时开展前瞻性预测,以作出应对,出版业概莫能外。出版业除受到经济社会总购买力和消费结构的影响外,还会受制于社会阅读状况的变化。疫情暴发后,许多一直有着阅读需求而苦于缺少阅读时间的人,很是为忽然拥有大量阅读时间而乐在其中。

  • 分类:行业新闻
  • 作者:
  • 来源:书香中国
  • 发布时间:2021-01-20 14:40
  • 访问量:
详情

2020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令所有人始料未及,对全球经济产生巨大冲击。目前,我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但全球疫情仍在蔓延,随着后疫情时代到来,各行各业都应及时开展前瞻性预测,以作出应对,出版业概莫能外。
 

出版业除受到经济社会总购买力和消费结构的影响外,还会受制于社会阅读状况的变化。疫情暴发后,许多一直有着阅读需求而苦于缺少阅读时间的人,很是为忽然拥有大量阅读时间而乐在其中。

 

由于阅读的时间是难得的充裕,阅读的内容是难得的随机,阅读的方法是难得的随意,绝大多数人的阅读完全自主。读与不读,读什么,怎么读,没人规定,没人催促,更无强逼,实实在在称得上是“我的世界我做主”。在时间充裕、内容随机、方法随意、行为自主、自娱自乐以至忘怀得失的时候,许多人竟然不约而同地选择居家抗“疫”阅读,而且在阅读中出现一些重要变化,给我们不少启示。

 

启示之一

 

令人鼓舞,阅读正在成为很多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全民阅读一直在提倡让阅读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为此,全民阅读倡导者和推广人作出了很多努力。疫情暴发后,在社会阅读中,阅读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的提倡得到比较明显的接受。

 

疫情期间,许多媒体都在“以读攻毒”,传播阅读信息,服务于各种读者的阅读。许多数字平台的阅读量陡增就是明证。据2月17日《微信战“疫”数据报告》统计,疫情期间,微信读书用户每百人比上个月平均多读110本书。足见居家抗“疫”期间,很多人选择了阅读。全民阅读,首先是要读起来,读总比不读好。正如有人对生活作出这样的解释:要么旅行,要么读书,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

 

据报载,在武汉方舱医院转入的第一批患者中,有一名中年患者躺在病床上神情专注地读书,恰巧被媒体记者的镜头无意间拍到,这张病床上读书的照片迅速走红网络,被网民称为读书“清流哥”。
 

英国作家毛姆有一本书《阅读是一座随身携带的避难所》,看了方舱医院里的读书“清流哥”,我们就能理解,一个人若是养成了阅读的习惯,阅读也就成为他的一种生活方式,也就是给自己营造了一座心灵的避难所,能使人的精神之花永不凋谢。

 

启示之二

 

令人振奋,迅速出现抗“疫”出版与阅读热潮
 

疫情期间,广东科技出版社、湖北科技出版社在1月23日同时推出新冠肺炎防治图书。人民卫生出版社、上海科技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等出版机构紧随其后。特别是地处疫情中心武汉的湖北出版人,在疫情期间排除种种困难,出版了与抗“疫”内容相关的图书30多种。

 

我国科技出版界在此次抗“疫”中表现尤为出色,无论处在疫情中心还是处在疫情并不严重的地区,无一例外地都投入到科技抗“疫”出版中来。疫情期间,出版业出版与疫情相关内容的书籍570种,50%以上的图书出自于各家科技出版社。

 

因为疫情凶猛,交通阻隔,物流中断,纸书无法送达读者,传统出版社很快转到网上为读者服务:免费赠阅电子读物、免费畅听文学名著、免费开放数字资源、免费提供中小学名师网课。不少出版机构把学术名著电子书开放给读者免费阅读,商务印书馆开放了3000种,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提供了1400种,有读者留言大呼开心,说是一口气读了三本名著。

 

“书香中国·北京阅读季”开展了一系列线上阅读活动,北京市的出版机构、图书馆、实体书店以及一些知名读书会开展了一大批内容丰富、形式新颖的线上阅读活动和文化服务,几乎每天都安排有三四场线上阅读活动。其中,最受欢迎的是讲座直播、好书分享等。疫情期间全国出版的内容与疫情相关的570种图书,基本上都采取融媒体出版,克服了传播上的困难,为全国爱书人奉献了一场移动互联网阅读的盛宴。
 

启示之三

 

引人深思,居家抗“疫”阅读首选经典名著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了一些专家学者,许多受访者都谈到抗“疫”期间自己在读经典名著。读得最多的是法国作家阿尔贝·加缪的长篇小说《鼠疫》。此外,还有毕淑敏的长篇小说《花冠病毒》、张剑光的《中国抗疫简史》、德国韩裔学者韩炳哲的《在群中——数字媒体时代的大众心理学》和《精神政治学》,以及《史记》《汉书》《刘子》和清代鲁永斌辑录的《法古录》。

 

作家叶辛在采访中说,宅家读书是他这段时间的生活样态“书本一会儿把我带去爱尔兰,领略那里的俚俗风情,一会儿让我在更遥远的海岸认识腼腆优雅而又激情满怀的海洋生物学家卡森,哲学的黄金十年,原来是一个魔术师时代”。

 

值得一提的是,前文提到的在方舱医院病床上阅读的读书“清流哥”,他手中捧的书竟然是《政治秩序的起源:从前人类时代到法国大革命》,这也是一部政治学经典著作,作者是著名美国学者弗朗西斯·福山。

 

笔者的居家阅读也是从经典阅读开始。先是重读漓江出版社1992年出版的长篇小说《鼠疫》,比照20世纪40年代一场鼠疫的混乱景象和人类自救的经历,反思我们面临的现实,试图获得某些启示。然后阅读了福建教育出版社2007年出版的《国士无双伍连德》,从心底里对为国为民的医学专家们致敬。接着阅读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的《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仔细领略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抗“疫”的故事。再就是认真阅读和思考中信出版社的《人类成功统治地球的秘密》,面临恐怖疫情,需要从人类自以为成功的地方反思自身的失误。

 

启示之四

 

最为突出,数字网络阅读空前活跃

 

数字网络阅读出现空前活跃的景象。绝大多数人居家抗“疫”,困守一隅,这种阅读方式愈发凸显出其优越性。

 

前面提到,许多出版社不仅在疫情期间出版的图书都是融媒体出版,使得出版传播没有因为空间的中断而被阻隔,还把拥有自主版权的出版资源通过网络传送到千万读者手中。教育部决定大中小学“停课不停学”之后,几乎所有教育出版社、大学出版社都积极行动起来开展数字出版业务。人民教育出版社主动开放数字教学资源,把基本上涵盖中小学全学段、全学科的教科书和教学用书近600种图书的电子版全部免费上网。

 

疫情之下,许多网络教育平台从过去的精品收费课程改为免费课程,许多出版社向全国高三学子免费赠送原创试卷,许多出版社主动用数字网络技术给停课的学生们提供各种课程和学习资料。学校停课不停学,全面的网络授课让所有人终于意识到这是一个互联网时代。
移动互联网阅读在教育领域早已成为常规手段,只是从来没有像疫情之下如此普遍,而在普通读者中,随着疫情的发展,移动互联网阅读的碎片化阅读很快成弥漫之势,这是相当突出的现象。疫情初始,有些文艺范儿还在说“岁月静好”,可是,岁月很快就不再静好,一阵紧过一阵的疫情笼罩了人们的日常生活。

 

不少人放下手中的经典名著,改为紧迫地关注各种新闻,阅读各种有劲道的抗“疫”文章,还通过网络微信阅读各种真诚感人的日记和抗“疫”诗歌,收听来自出版业的各种App音频的抗“疫”读物。尽管这些阅读通常是碎片化的,读来也不无裨益,可毕竟是零碎阅读,大量的碎片化阅读,肯定会对整本书阅读、深度阅读造成相当程度的干扰。

 

虽然我们并不反对碎片化阅读,阅读的根本价值在内容,碎片化只不过是内容的一种呈现形式,当这种碎片化内容更适宜通过移动互联网呈现时,碎片化阅读自然成为人们的现实选择。然而,当移动互联网的碎片化阅读成弥漫之势时,不能不使我们对社会阅读的变化有相当的警觉。

 

启示之五

 

引起警惕,移动互联网碎片化阅读的弊端显现
 

笔者曾在拙著《阅读力》中针对过多读屏(手机屏、阅读器屏等)提出过“忙时读屏,闲时读书”的建议,阅读界也多有同感,可是,多年过去,我们看到的是许多人忙时读屏,闲时还是读屏。

 

居家抗“疫”阅读,时间充足,生活够闲,人们总该闲时读书了吧?事情当然是复杂的。有些人闲下来首先想到读经典,有更多人闲下来却更加紧紧抱住手机读屏,而又有不少人由读屏转为读书。

 

据媒体记者对一些大学生疫情期间阅读状况所作的访谈,几乎所有受访者都承认,一开始大部分时间还是用在手机微信上,可是,不久就读屏与读书共生共存了,受访者还报上来不少比较有影响力的书名。

 

有一则报道也能让我们看出整本书阅读呈现增长趋势。据《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报道,深圳图书馆读者馆外访问数字资源高达近22万人次,与2019年同期相比上涨23%,馆外下载资源同比上涨62%。图书馆服务往往与整本书阅读相关联。图书馆疫情期间居然发生如此活跃的线上访问,似乎可以看出互联网时代并不总是碎片化阅读。

 

然而,足够自由的移动互联网碎片化阅读终于让隐藏其中的弊端暴露出来。疫情期间,移动互联网碎片化阅读明显表现出的最大弊端,就是内容质量问题。充斥在网络上的那些夸大其词耸人听闻的新闻和评论,弥漫在微信里,显然是为了收割流量而编造和传播的无耻谣言,让众多读者终于发觉多读无益,不仅虚掷光阴,而且严重浪费感情。

 

从更深层次来看,如果阅读者痴迷于移动互联网碎片化阅读而自以为洞察人间真相,其实不过是坐井观天甚至是一叶障目,从而在碎片化阅读的狂欢中失去了判断力和批判力,这种阅读的利弊孰轻孰重恐怕是不言自明的了。

 

回顾疫情时期的社会阅读状况,不能不使得许多出版人对后疫情时代社会阅读将要发生的变化产生担心,从而对后疫情时代出版业所受影响产生忧虑。

 

归纳起来,至少有以下一些担心和忧虑。
 

一是由于疫情期间广泛开展的融媒体出版,社会阅读将随之变化,后疫情时代数字出版物将会占据出版业的主导地位。

 

二是由于在线教育成为教育出版与阅读的主要形式,后疫情时代的教育出版和专业出版的纸质图书市场将明显萎缩,趋向于满足个性化需求。

 

三是由于疫情期间读者习惯发生改变,更习惯于在线阅读,后疫情时代的大众出版领域也会发生变化,纸质图书品种和销售量逐渐下降。

 

四是由于疫情期间读者与实体书店的疏离,后疫情时代让读者重返实体书店难度加大,而实体书店倘若得以生存,将更多转型为阅读文化体验场所。

 

五是由于疫情期间移动互联网碎片化阅读成弥漫之势,倡导多年读整本书取得的初步成效有相当的消减,后疫情时代以整本书出版为主要赢利模式的图书出版业将面临更大挑战。预测的提出需要基于事实的分析和判断。分析疫情对出版经营所产生的影响,回顾疫情期间社会阅读的变化,我们还要作出一些理性的判断。

 

我们在启示之一提出,居家抗“疫”阅读成为一种生活方式。这意味着我国开展十多年来的全民阅读显示了初步成效,应当是鼓舞人心的。

 

我们在启示之二描述,迅速出现抗“疫”出版与阅读热潮。这意味着出版与阅读共生发展的态势已经形成,应当是振奋人心的。

 

我们在启示之三看到,居家抗“疫”阅读首选经典名著。这意味着我国社会的主流阅读价值观受到重视,应当是引人深思的。

 

我们在启示之四坦陈,数字网络阅读空前活跃。这意味着我国出版业和社会阅读的技术创新得到相当程度的普及和提高,并将继续在线上线下共生发展,应当是最为突出的成果。

 

我们在启示之五指出,移动互联网阅读的最大弊端显现。这意味着移动互联网碎片化阅读终于引起大众的警惕和理性对待,将十分有利于严肃出版事业的发展,应当是出版业意料之外的收获。

 

中央深改委第十三次会议强调深化改革健全制度完善治理体系,善于运用制度优势应对风险挑战冲击的精神,笔者认为,后疫情时代经济社会对出版业的影响确实存在,但是,在坚持“四个自信”,坚持完善治理体系,坚持在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形势下,在政府政策的支持和帮助下,经过出版业自身艰苦努力,假以时日,经营上的困难终将可以克服。社会阅读对出版业的影响,出版业则应当趋利避害,与时俱进,进一步提高服务社会阅读的能力。后疫情时代出版业至少应对以下几个方面有所预测和应对。

 

一是全民阅读将持续推进,出版业发展仍有较大空间。全民阅读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已经确定的一项国家文化发展战略。2019年,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调研读者出版集团时指出:“要提倡多读书,建设书香社会,不断提升人民思想境界、增强人民精神力量,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就能更加厚重深邃。”为深入推进全民阅读进一步指明了前进方向。今年4·23“世界读书日”,尽管疫情尚未结束,可全国各地出现线上各种阅读活动,说明后疫情时代全民阅读将持续推进。

 

二是社会阅读与出版业共生发展,出版业仍有较大服务潜能。疫情期间,出版业坚守文化使命,舍小利、担大义,及时推出了一批抗“疫”主题图书,积极发挥线上优势,迅速推出一批数字读物,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阅读需求,充分体现了出版业的公益精神和社会担当,社会阅读为此掀起热潮。在疫情期间,社会阅读的主流阅读价值观受到重视,对于出版业具有良好的促进作用。我们有相当的理由相信后疫情时代的社会阅读与出版业共生发展的态势将进一步显现。

 

三是出版业有效控制图书品种,高质量发展的目标将提前实现。有效控制图书品种是出版业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必要措施。由于疫情冲击,新世纪以来高速发展的出版业生产经营遭遇急刹车,虽然对当年经营效益有所影响,但也让广大出版从业者得到了在从高速发展向高质量发展转型的阶段冷静思考和重新起步的机会。后疫情时代,出版业经过一定的心理调适和反思,在内容创新、产品创新、出版规模和经营结构等方面将会有一个相对理性的重新起步。

 

四是实体书店在政府政策的支持和帮助下逐步复苏并进一步转型经营。2016年以来,实体书店触底反弹、稳定增长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第一,得益于我国全民阅读活动的持续开展。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连续七年倡导全民阅读,社会阅读的风气愈发浓厚。第二,各级政府陆续出台扶持实体书店的政策,政策导向产生实际作用。第三,出版行业持续不断地提供丰富多样的图书产品。第四,实体书店从图书卖场转型为文化服务空间,为社会阅读提供公益性的空间服务、专业服务甚至是智力服务,集聚了人气。复合经营成为许多实体书店的基本策略,聚集而成混业经营的文化空间。第五,国有新华书店加大门店开设数量。优秀民营书店以资本的力量推进集团化扩张态势。此外,教育部对大学校园开办书店提出要求,对中小学校园开办书店也有指导意见。在后疫情时代,只要上述因素还存在,而社会阅读风气进一步向好,碎片化阅读进一步受到理性对待,从“忙时读屏,闲时读书”转而成为“读书为本,读屏为辅”,更多人注意到比起碎片化阅读,整本书阅读更为可靠。特别是各级政府对实体书店的扶持政策加大力度,实体书店只要能坚持转型发展,提升自身公益性和复合经营发展的能力,经过两至三年的努力,应当有望复苏且获得新的发展。

 

五是出版业将进一步加大技术创新的力度,融媒体出版的水平进一步提升。疫情时期给我国出版人最大的启示之一就是我们已经处在互联网时代,掌握互联网技术的出版人将获得更广阔的出版传播空间。出版业不仅要审时度势,还要总结抗“疫”时期线上传播的得失,进一步加大技术创新的力度,进一步创新融媒体出版的赢利模式,为打造线上线下共生发展的新时代出版业作出努力。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联系电话:

020-83569428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小北路260号新华大厦11-13楼

Copyright © 2020 广州新华出版发行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广州

粤ICP备11096671号